當前位置: 首頁 >> 民俗新聞 >> 正文正文
文化遺產:傳承 才是最好的保護(圖)
發布時間:2007-4-10 11:48:16   新聞來源:   編輯:   點擊:

  “要讓《阿詩瑪》回到民間”,“別把非物質文化遺產只當‘搖錢樹’”,不要濫用“原生態”概念……

  3月29日,在廈門召開的“閩南文化生態保護研討會”上,來自全國各地的近百位專家學者就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話題展開研討,許多專家指出目前我國在此方面工作中存在的幾個問題。


非物質文化遺產――新疆維吾爾木卡姆藝術表演現場。

  【問題一】青黃不接 后繼乏人

  文化遺產傳承急需內在“修復”

  “事實上,《阿詩瑪》在申報國家首批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時,已經沒有幾個人能完整地說唱這部敘事長詩了。”云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專家委員會主任趙自莊說,很多少數民族的創世古歌、敘事長詩,都是通過口耳相傳的方式繼承下來的。“盡管《阿詩瑪》有了許多整理文本,但它代替不了民間藝人的撒尼月琴彈唱,因為《阿詩瑪》不是寫出來的,而是唱出來的。”

  《阿詩瑪》的遭遇絕非個例,我國三大民族史詩――藏族史詩《格薩爾》、蒙古族史詩《江格爾》和柯爾克孜族史詩《瑪納斯》,都面臨著會彈會唱者寥寥無幾的困境。隨著大批身懷絕技的民間藝人的衰老和去世,這種青黃不接、后繼乏人的狀況日趨明顯。

  不過《阿詩瑪》是幸運的。《阿詩瑪》的故鄉云南石林彝族自治縣政府近年來提出:“讓《阿詩瑪》回到民間!”為此,他們啟動了“《阿詩瑪》民族文化生態村”建設,由縣財政撥出保護經費培養傳承人。

  趙自莊說:“這才是一種內在的保護,是一種開啟生命之源的修復,在民族傳統文化保護區的建設中,這樣的修復必不可少。”

  【問題二】成“搖錢樹” 辦“農家樂”

  別讓民俗“活魚”變成“魚干”

  中國藝術研究院曲藝研究所所長吳文科表示,隨著時代的發展,許多罕見而寶貴的民間技藝和民風民俗,正在失去其賴以生存的土壤。

  曾經進行過侗族大歌調查的貴州民族學院教授龍耀宏說:“我們到很多鄉村調查時發現,男的都外出打工去了,只有老弱婦幼留在家中。而且現在的保護往往只重視女聲,而傳統上侗族大歌是男女對唱的。”

  與生存方式的改變相比,旅游對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沖擊更為嚴重。一些地區把非物質文化遺產當成了“搖錢樹”,商業化運作使得許多民間歌舞和民俗變味乃至變形。貴州省文化廳機關黨委書記羅運琪說,一些旅游景點千篇一律的歌舞表演,既無特色,更無文化內涵。以鎮山村布依族生態博物館為例,由于離貴陽近,當地村民紛紛辦起了只有餐飲住宿內容的“農家樂”,而那些真正的布依族文化遺產,則被關在了博物館里,少人問津。

  “非物質文化遺產不能單一、孤立地進行保護,否則就會把活魚變成魚干,失去了原有的生機與活力。”廣西壯族自治區藝術研究院研究員廖明君表示,由于外來商業文化的侵襲,不少當地民眾出現了自卑與虛無感,總覺得自己沒文化,這種心理傾向也需引起重視。    

  【問題三】“原生態”成時尚 新概念做賣點

  對民俗文化的“包裝”要有度

  近兩年,“原生態”這個概念漸漸風靡全國。在各種電視節目和舞臺表演中,以“原生態”為賣點的節目日漸增多。“原生態”在帶來清新的民間藝術之風的同時,也引起一些文化人士的擔憂:經過市場化包裝的民間藝術,還能繼續保持其原生態的特征嗎?

  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苑利認為,現在打著“原生態”旗號的許多表演其實是偽原生態。他說:“就以壯族對歌為例,壯族對歌是男女面對面的對唱,你現在把一大幫男女弄到舞臺上,面對著觀眾來唱,這還能叫原生態嗎?”

  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專家委員會副主任資華筠說,要警惕、遏制對“原生態”概念的濫用既不能把劣質包裝的民間藝術誤認為是源泉,也不應限制藝術家在汲取民間藝術精華基礎上的個性化創造。在具體工作中更忌把“原生態”當作另一類“形象工程”來運作。

  她認為,“‘原生態’要滿足三個標準:自然形態――不做人為加工,未經修飾;自然生態――不脫離生存發展的自然與人文環境;自然傳衍――與民俗、民風相伴的一種特定的生活與表達情感的方式,也就是說,不是做給他人看的。”

打印】【頂部】【關閉窗口
熱點鏈接
 
最近更新
516金蟾捕鱼千炮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