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 首頁 >> 民俗分類信息 >> 文化生態 >> 正文
資華筠:理念 機制 方法——建設文化生態保護區的要素闡釋
發布時間:2007-10-23 14:24:21  新聞來源:  編輯: 自動滾屏(取消滾屏)

    我國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自實施以政府為主導的系統工程以來,在日漸壯大的社會力量的廣泛參與下,取得了眾目所矚的成果。形勢的發展呼喚強化機制建設,因此,我國“十一五發展綱要”在非物質文化保護中提出:建立十個文化生態保護試驗區的設想,無疑是適時的、必要的。此項具有開拓意義的工作,必須在科學理念指導下,密切結合實際,探索有效的方法去推進,這正是本文的主旨與提要。

 

       下面擬從:理念、機制、方法三方面,簡述個人的淺見(以廓清理念為重點)

 

       ■理念:以生態學的視野、理念,引領文化生態保護區的建設。

 

        關于“生態”:在生態保護區建設中,首要的關鍵詞是“生態”。近年來“生態”更成為熱門詞語,說明人們對環境問題的重視。但籠統意義的“環境”,并不等同于“生態”。

 

       “生態學”的形成僅有百年多的歷史。“生態”一詞為:源于希臘文“OIKOS”,意為意為“家”或“住所”。最初的生態學源起于生物與其生長環境關系的研究,是自然科學。進入上世紀60年代,隨著人類對環境問題的認識不斷深化,生態學受到廣泛關注,逐漸向社會學科延伸,相繼出現不少生態學的分支,都離不開探討“核心物”與其環境關系的基本內容,文化生態保護當然也須遵循這個原理。

 

        關注“文化生態”的特性:從生態學的視角,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核心物”,是指在長期的歷史演進中人類所創造的:“各民族世代相傳、與群眾生活密切相關的傳統文化藝術形式”。“文化生態”則是指與此“核心物”的生成、發展密切相關的各種環境因素之整合概念。它有別于業已出現的自然與社會的多元化的綜合生態學科群的既定內容,而有其自身的特性和存在體系、發展規律;它是多樣的、活態的,不斷變化的,對它的研究顯然更加復雜。

 

       “文化生態保護區”(下簡稱“保護區”)  具有多層次、系統化、整體性概念。從表象上它是由同處于特定地域環境中,各個單一“項目”構成的文化綜合體。各個項目都可作為獨立的“核心物”與其相關的環境因素構成生態系統;同處于“保護區”內的各個項目又組成多層次、立體化的綜合生態系統。無論是單一項目或“保護區”整體,作用于它們的生態(環境)因素,都非單一的、線性的,而是多層次的、網絡化的。各個項目的生態系統相互作用——互為“生態”;它們之間的關系和相互影響有遠近、強弱之分,而且具有動態性……。

 

        弄清上述的基本原理,有助于在文化生態保護區的工作中按規律行事,自覺地將“保護對象”置于相互聯系、相互作用的環境系統中,進行多維的綜合考察、分析,不斷探索自然與社會環境中的哪些因素對其生成、發展、興盛、衰微具有直接、間接、強勢或微弱的作用。使決策層制約的政令、經濟投入、輿論導向等(它們亦同屬于文化保護的“生態項”)成為優質生態因素納入文化生態保護的整體系統,使“保護區”的建設擁有智力資源和理論支撐;力避在文化生態保護中,違反生態學基本理念。

 

        關于“原生態”:當下,這更是熱門詞語,濫用現象屢見不鮮。竊以為“原生態”文化藝術并非只是單純的、孤立的外部形式,而應具有包含環境因素在內的三“自然”標準。即:自然形態——不刻意加工;自然生態——不脫離其生成、發展的自然與人文環境;自然傳以一種與民俗、民風相伴的特定的生活與表達感情的方式代代相傳。當然,“原生態”文化藝術并非“木乃伊”,它們隨歷史的演進、社會環境的發展而變化著。這種演變一般說來是漸進式的,但在重大社會變革中,也會發生突變(如:天災、人禍、特殊政令等)

 

        在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提出“原生態”保護,是為了強調源頭性、原生性、整體性保護,有比較嚴格的理論概念和實踐意義。當下在熒屏、舞臺、旅游景點表演的各種民間藝術,無論保留著何等程度的鄉土氣息,或者就是農民演出隊,都脫離了“原生態”文化的基本屬性。至于那些杰出的民間藝術家,在特定條件下展示其具有原汁原味兒的高超技藝,竊以為用“原生型”或“原生性”予以概括,似乎更準確些。

 

        生態學與民俗學、人類學等具有相通的理念和互補關系。而正確的理念對于作為人文科學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具有引領作用,決定著踐行的效能,應予以足夠的重視。

 

         ■機制:理念的引領作用,靠有效的機制予以推動和保證。

 

        近年來在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實踐中,無論全國范圍或各個地區已逐步絕不僅限于表象性的“外殼”復制與模仿,而應深諳其文化底蘊。此外,還應特別關注影響其形態特征、文化內涵的“直接”生態因素,如:方言之于地方戲曲:傳統民族服飾之于民族舞蹈等。如果用普通話唱地方戲曲,穿“三點式”跳民族舞,即使唱腔、動作風格不變,其原生形態也會發生嚴重變異……

 

       ■方法

 

     

        與民風、民俗的結合:在考察“保護項目”的現時狀況時,比較普遍的現象是:那些與其生成、發展相伴、相隨的的民風、民俗,傳統禮儀……在社會變革中不同程度地出現淡化、變異:甚至衰微、消逝,它直接危及“保護對象”的生存條件。如能從民眾現時生活中尋找“蛛絲馬跡”一開掘其固有的原初功能,探尋與當下社會生活的結合部,予以弘揚、倡導,將形成比較理想的保護氛圍。

 

        優質基因的認定:對于現有的紛繁復雜的非物質文化遺存,不可能“全部”保護。即使是確認為“國家名錄”的項目,也不可能實施絕對的“原生態”保護。因此“優質基因”的確認、提煉,具有重要的意義。不同的門類有不同的方法。以舞蹈為例:漢族的代表性舞種——安徽花鼓燈,曾有表現“小腳”的“蹺功”,在其自然傳衍過程中漸漸被刪汰。我們對“蹺功”既要盡可能地追溯、記錄其原貌——留下歷史記憶,又不必把其作為“優質基因”予以活態傳承。這一原則對各種保護項目具有共通性。但需強調:在“優質基因”的判定中,不應過分地依循“意識形態”標準(它曾長期影響著文化遺產的價值判定),而應以其歷史價值、人文價值、藝術價值為據,以審慎的態度對待。

 

   

 

         資華筠簡介:

 

         1936年生。國家一級演員,研究員。歷任中央歌舞團領舞、獨舞領銜演員,中國藝術研究院舞蹈研究所所長。現任中國舞蹈家協會副主席,全國政協(5-10屆)委員。

 

         她是新中國第一代舞蹈表演藝術家,也是目前我國舞蹈界惟一獲雙項正高職稱(國家一級演員、研究員)的專家,無論在舞蹈表演、舞蹈理論、舞蹈教學方面,均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在同行及公眾中享有較高威望。出訪過50多個國家,為國際文化交流作出了貢獻。

 

        其首演代表作有:中國第一個取材于敦煌題材的女子雙人舞《飛天》,還有《孔雀舞》(領舞)及《白孔雀》(獨舞)、《思鄉曲》、《長虹頌》和深受青年人喜愛的三人舞《金梭與銀梭》等。

 

 


上一篇新聞:

尊重文化生態保護文化植被

下一篇新聞: 陳至立強調:加強文化生態保護提高文化遺產保護水平
打印】【頂部】【關閉窗口
熱點鏈接

·武漢音樂學院孫曉輝教授一行考察
·中國茶文化重要發祥地茶鄉竹山召

最近更新
·武漢音樂學院孫曉輝教授一行考察
·中國茶文化重要發祥地茶鄉竹山召
·屈原與楚文化學術研討會在鄂西北
·最早貢品“武王貢”茶和蜂蜜商標
·茶鄉鄂西北十堰“武王貢茶”商標
·鄂西北武當山系茅箭馬家河銅寶山
·趙璧同志逝世
·湖北武當山系茅箭馬家河發現天然
·房縣門古寺鎮召開民歌傳承座談會
·仙山勝境武當口村道茶飄香
·十堰市竹溪縣實驗小學相守龍王埡
·竹溪縣天寶鄉扶貧先扶智文化進鄉
·房縣舉行“詩祖故里•醉美房
·湖北房縣舉行“詩祖故里.醉美房縣
·詩經之鄉房縣民間文藝大巡游(圖文
516金蟾捕鱼千炮下载